微信跑分一万120|724926390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微信跑分一万120

  铁塔忽然成了精,抄起金箍棒大战牛魔王…… 我匆忙收拾东西,跟上快步登车的俊峰,虽然明知道荒唐,仍然制止不住满脑子胡思乱想。巴西的牛和我国不同,通常是放养的,野性十足,我们曾在路上遇到大队的牛群经过,浩浩荡荡,场面壮观,扬起漫天的烟尘,让人想起非洲动物的大迁徙,只最后面有一两个牛仔押阵管控,牛群的行进则基本靠自觉。按照法律规定,这时候车都是不允许鸣笛的,得让着牛。这东西怎么能被轻易弄死呢?

巴西半野化的牛群

  发生牛被铁塔弄死的地方在距离欣古站数十公里的地方,好在就在公路附近,所以无需徒步穿越雨林。我们从欣古站出发,乘越野车赶赴现场。

  一路上两边都是雨林,在遮天蔽日的树荫里,最初进入捉妖状态的兴奋过后,我冷静下来,看到俊峰和鸿飞都是气定神闲的样子,好像铁塔弄死一头牛是很正常地事情,也许事儿并不像我想得那样古怪。这时,我想到了前些日子听到的一件传闻,便问俊峰,是不是在欣古站附近修建铁塔的时候,曾经有农场主用枪指着我们的人?

  “有这件事,不过不是在欣古站这里,是在靠近里约热内卢那边。”俊峰想了想,约略给我讲了讲大致情况。

  这件事后来我发现《国家电网报》是有报道的,便无须赘言,直接放在这里给大家看一看,便知详情。

  《国家电网报》的标题是《中国电网小伙在巴西架设铁塔,遭农场主持枪拦路》,内容如下:

  “国家电网巴西美丽山二期特高压输电项目,是目前世界距离最长的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,途经巴西帕拉、托坎廷斯、戈亚斯、米纳斯吉拉斯和里约热内卢5个州、78个城市。目前项目建设进入冲刺阶段,计划于2019年9月投运,建成后项目将成为中国在巴西乃至拉美地区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重要实践。在巴西待了6年,今年就要满30岁的杨光亮,在这个国家的热带雨林中建了八百多座铁塔,架设了五百多公里电线。按照计划,3月初,他所在的标段就要结束全部施工,和另外8个标段组成世界最长的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,没想到遇到了一个大麻烦…… 竣工前夕,杨光亮遭遇农场主持枪拦路。在巴西架设铁塔和牵拉电线,环境保护是施工队面临的首要任务和课题。由于线路有一部分要途经亚马逊雨林,每年有5个月是雨季,施工区域的森林覆盖率高,地形崎岖不平,沿线道路又少,为了到达施工现场,项目组不得不一边施工一边修路架桥。杨光亮所在的九标段,建了444座塔,就修了444条路,同时还得保护好线路途径施工区域的自然环境,完工之后要用专门的草皮修复地表。这些都没有把杨光亮难倒,现在最让他头疼的是,还没建设完毕的最后两座塔,座落在巴西南部米纳斯州的一个农场内,因为之前施工车辆通行,压坏了农场的路一直没有修,农场主一怒之下,把通往塔位的道路设障拦住了。雨一停,杨光亮就带着施工队赶到附近,发现人员和车辆都已经到不了点位,而且农场主还在强硬地要求一定要先把路修好才放行。在巴西,农场主的土地属于私人所有,杨光亮不记得有多少次遇到类似的谈判,通常他都会调集工人即时对道路进行修复。但在施工进入尾声的阶段,也是项目用人最紧张的时候,巴西方的工头纷纷表示:没有人,无能为力。但是,杨光亮没有放弃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耐心的帮助工头们完成了施工环保指标,解决了工头们的大问题。他的真诚终于打动了巴西方的工头们,工人们决定和杨光亮一起赶往农场。为了表达歉意,他们还带了精心准备的小礼物:中国的“福”字。得知施工队很快会修路,农场主的情绪也得到了缓解,打开了大门。2019年3月9日,赶在验收期限到来的微信跑分是什么东西前一天,杨光亮和同事们终于完成了最后一座铁塔的工作。至此,这444座超高压电铁塔全部完工并顺利通过验收。“

  这段文字朴实无华,但仔细看看,其中对于农场主如何“持枪”威胁,设置了什么样的路障,情绪得到缓解之前是什么状态,都微信跑分赚钱吗是春秋笔法一笔带过,显然不愿意过多描述。而在现场我方人员面临的困难,可以想象远在文字之上-- 巴西的政策是私有产地神圣不可侵犯,而且合法用枪,一个处理不当对方走了火,我们吃亏都没地方讲理去。

  “我们这边也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”鸿飞说。

  原来,在欣古站接地极的建设中,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。2018年10月,欣古换流站接地极施工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,接地极进场道路被附近村庄的居民给堵上了,要求我方满足其相关诉求。造成施工单位的人员机械一直留在现场,无法开展正常施工。眼看雨季即将到来,如果不能迅速解决问题,工期至少要延长半年。我方人员焦急万分,便要前去和当地人谈判。结果巴西方面的工作人员连忙阻止:“当地居民生活在原始森林里。在诉求没有得到满足以前,他们难微信跑分下载安装免一时冲动做出过激行为,安全风险比较大。”

  最后当然还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冒险前去做了工作,才保证了接地极项目顺利完工,但连巴方人员都这么紧张,当时情况之紧张可见一斑。

  这一次,牛的主人究竟是原始森林里的村民,还是持枪的地主呢?

  看出我的紧张,俊峰道:“没事儿,这些事情我们早就讲好了,有处理模式的,对方也知道。这里大多数的地主挺讲道理的。我们只是去看一看情况,确认一下而已,不需要谈判。”

  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儿,问我:“你上次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懂历史吗?这就是原因。我们环保方面要解决的问题,有自然环境的保护,有动植物的保护,还有一点就是沿线社会人文的各种问题。比如什么地方曾经有个采矿点,我们就要准确判断这是不是可以算作一件文化遗迹,从巴西的法律角度有没有保存价值,如果有,我们是从它的上方走线过去呢,还是连其周边景观也不能改变,这些都是我们要了解的。美丽山二期工程这些问题处理得是非常好的,这么大的工程,一般在巴西总要有出动军警解决问题的需要,可我们连一次也没有用到。”

  我问他:“你就是在干这些工作的时候学到当年葡萄牙人骂国王骗人的吗?”

  “嗯,”他笑道,“那些打交道的老地主,跟你说起这些事情来,你拦都拦不住,不学都不行。不过,学了以后他觉得你对他们有真正的了解,很多事情会变得好通融。”

  我频频点头,心里却慢慢明白,这位老哥是在帮我转移注意力,免得紧张呢。只是还是不知道这次怎么会有牛被铁塔弄死(铁塔成精了吗?竟然能弄死一头牛?!)。

 

电力的铁塔会弄死牛,不应该呀

  正在这时,司机忽然指指天空,俊峰看了看,道:“看来死牛就在前面。”

  我抬头看去,心中若有所悟。

  正前方远处的天空中,一头头大鹰在天空中翱翔,越聚越多。实际上,按照巴西人的说法,并不把何种叫做乌鲁布的安第斯山大秃鹫叫做“鹰”,因为它们为了保持翱翔的能力,骨骼较轻,缺乏捕食活物的力量,乌鲁布是地地道道的食腐动物。

  

  这么多乌鲁布在空中翱翔,说明地面上一定出现了动物的尸体,最大的可能便是那头死牛了。

  而我们的车在几分钟以后嘎然而止,路边,一头侧卧的死牛清晰可见,一头头大秃鹫正在疯狂地分食牛的内脏,赶都赶不走,乌鲁布的头部没有羽毛,估计是进化中发现这样可以少沾到腐败物质,不易染病,但这样一群秃鹫抢食的情景,让人觉得十分可怖。

   

  从牛的情况看,死去的时间不会太长,但已经部分出现腐败,估计总已经被放置了三四天的时间吧。

    

 

  看到路边还有一台车,大熊正在打电话。等他关了机,便向我们走来,道:“还是一样的,又是一头作死的牛。”

  又是一头?!这是什么意微信跑分 不刷脸 套路思?

  这才听他们讲起详细的情况 – 原来,我们在巴西修建输电线路的时候,曾经多次遇到这种古怪的情况。有的牛不知道怎的就对铁塔产生了兴趣,便会绕着铁塔转圈。铁塔本身是不带电的,而牛又不具备挑战铁塔的能力,这倒并无不妥。但是,有的牛会偏执地往铁塔里面钻,有的真的会钻进去。于是悲剧发生了 – 铁塔的笼格对牛来说是如同铁窗牢笼,它能进去,却不具备钻出去的智力。这样困在铁塔里,如果没有人来解救,连晒带饿用不了两天老牛就会送命。严格说来铁塔两侧共114宽的地域是我们征用的,虽然允许农牧主在这里种地或者放牛,但出了牛命案我们不该负责,不过由于各方协商的结果,我们还是要负一定的责任。为了避免事故发生,如今在牧区各铁塔下方我们会放置铁网,以免出现这样的悲剧。

  然而,此地并非牧区,所以也没有放置这样地装置,这头牛属于走失的,竟然跑了几十公里钻进铁塔里“自杀”,到底是怎么想的,真让人无法理解。  

  

  大熊他们只能把牛的尸体拖出来,进一步的处理还要等主人来了再说。夕阳西下,看着一群秃鹫抢食的饕餮之态,让人不禁感叹生命的脆弱。

  俊峰道:“美丽山二期工程中,这样的矛盾大多数时候都处理得比较好,因为无论从环微信跑分押金多少保方面还是从人文社会问题方面,我们在工程进行中都有一套特殊的流程。”

  他看我在注意听,便道:“这就是先发制人。”

  [待续]